? 108 盛装出场-第一卷-只因当时太爱你(军婚也缠绵)_只因当时太爱你(军婚也缠绵)全文阅读-安染染-趣读窝 365棋牌电脑版下载方式_365棋牌游戏所余那种_《365棋牌》官方网站
只因当时太爱你 > 第一卷 > 108 盛装出场

只因当时太爱你(军婚也缠绵) - 第一卷 - 108 盛装出场

所属目录:第一卷 ???? 发布时间 : 2013-4-28

她下意识地抬头,只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橄榄绿的军装,一身笔挺,肩膀上两杠四星。

四星?

不对啊,四星是大校,而楼犀是中校,两星。

她凝神再看,赫然一惊,不是楼犀,而是……楼翼?!

现在她已经能很清楚地分辨出来他们不是一个人,虽然他们兄弟俩长得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但眼神却不一样,她算上眼前这次也只见过楼翼两次,对他并不了解,但他好像跟七年前有很多不同了,那时的他锋芒锐利,但经过了时间的沉淀,如今变得沉稳内敛,尽管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大校,但身上却好像有一种可以令人沉浮的气质在静静流淌,和楼犀相比,楼翼身上似乎少了一些棱角,多了些平和,像是饱经沧桑后沉淀下来的东西,而楼犀则更为坚-硬,凌厉,眼神中总有一些令人无法琢磨的深邃与神秘。

随着楼翼的到来,饭店门口变得更为喧腾,叶星辰只是最初因意外而感到震惊,但随即就平静下来,确实会万众瞩目,光是与楼犀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就会引人尖叫了,更何况27岁的大校,放眼全国的各大军区,也是屈指可数,不出意外,他或许会成为新中国和平时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级军官。今日向家的贵宾皆非池中物,自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也难怪会全场惊艳。

然而,后面还有更惊艳的!

叶星辰刚刚平静下来的气息,又随着楼翼身后的那抹高大身影而绷紧,楼犀?!

她睁大了眼睛,却不期然撞进一双深邃的黑眸之中。

他怎么也来了?

叶星辰下意识地蹙眉,心中充满了疑惑,而且他还不是一般的到来,完全是盛装出场!

今日他没有穿军装,而是一身西装革履,修身的裁剪,完美地勾勒出那身精瘦而结实的身躯,白色衬衫的衣领一丝不苟,颈间的领带扣棱角分明,全身散发着一股阳刚冷硬的气质,一双深邃墨黑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轻抿的薄唇,拼凑成立体的五官,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弧,更加深了那冷漠中带着狂妄的气息。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穿得这么正式,不同于他穿军装时的那股帅气,这样的他,身上仿佛还多了一股邪魅,令人屏息。

叶星辰怔愣着,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待到她想起自己不能与楼犀在公开场合碰面时,却已经晚了,楼犀与楼翼被人群簇拥而来,原本宽敞的走廊一下子变得狭窄起来,他的肩膀擦着她的,徐徐走过。

“嗨。”他低沉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轻轻地落入她的耳畔,只落入她的耳畔,嘈杂的人群里,她却听得清清楚楚。

他想干嘛?

叶星辰心里一惊,蓦地抬头,一双哭过的眼眸微微泛红。

楼犀微微凝眸,深邃的眼底闪过几不可见的光芒。

叶星辰有些尴尬,连忙又低下头来,闪躲着他的视线,短短数秒,甚至只有一秒,他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没有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异样。

◎◎◎

根据云川当地的风俗,婚宴一般在中午12点举行,所以还有些时间,而且还有一些很重要的领导因为公务缠身,只有到正点才能准时到来,宴会厅里热热闹闹,向樊的父母亲自接待众人。

楼翼穿着军装,自然格外引人注目,向樊的父母一瞧见他,顿时眼前一亮,连忙迎上去,而楼翼则比他们更快,礼貌地先问候,“向叔叔,樊阿姨,恭喜恭喜!”

一声向叔叔,一声樊阿姨,拉近了距离,向樊的父母心里异常欣喜,“谢谢,谢谢!”

楼翼掏出红包,双手奉上,“这是我和家父的一点心意。”

家父?

向樊的父母笑容更甚,连忙说道,“楼军长近来可好?”

“挺好的,不过他下部队去慰问了,所以今天没能亲自来道喜,特意让我来跟向叔叔和樊阿姨道歉。”

“哎呀,不用这么客气,楼军长军务缠身,我们这只是家里一点小事而已。”

寒暄几句,向樊的母亲又问,“韩女士近来可好,好久没见她了。”

韩女士,指的是楼翼与楼犀的母亲,韩凤仪。

楼翼微笑着,来饭店之前他和楼犀已经说好了,一个代表父亲,一个代表母亲,他微微侧目,显然是该楼犀说话了,可余光一扫,没人!

楼翼的心里泛起狐疑,去哪了?

不过脸上却还是表情不变,态度从容地回答,“家母昨日去了德国,谈一笔生意,所以……抱歉。不过她让我代为问候,祝向叔叔和樊阿姨早日抱得金孙。”

“谢谢,谢谢!”

场面上的话说了一番,向樊的父母便安排楼翼入席,自然是最前面的位置,楼翼不疾不徐地坐下,却禁不住回头,楼犀呢?

◎◎◎

最末尾的那一桌,冷冷清清,舒娆的几名同事虽然也来了,但也感觉到了这气氛的尴尬,三五个人低头耳语,表情不太自然。

再就是舒娆的爷爷奶奶,还有舒景了,叶星辰陪在他们身边,照顾着两位老人,也看着舒景,生怕他意气用事。

距离12点还有好一会儿时间,正点典礼后也还要花费一些时间,开席估计要一两点钟,叶星辰不禁担心两位老人家的身体。

他们是昨天从老家赶来的,舒娆和舒景亲自回去接的他们,路上两位老人都有些晕车,昨晚一宿都没睡好,也不知道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难过,今天更是一大早就起来了。

“爷爷,奶奶,你们饿不饿?”叶星辰关心地问道。

“不饿不饿。”两位老人连连摇头,看得出来很是紧张。

“哎呀——”舒娆的奶奶忽然一叫,仿佛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舒娆的爷爷一脸惊诧和担忧。

“我……我好像忘记带那个镯子了!”舒娆的奶奶连忙东翻西找,摸便了口袋,最后终于在裤兜里掏出一块红布,里面包着一个手镯,银的。

“这个手镯啊,是我姥姥传给我妈妈的,我妈妈又传给了我,我没有女儿,就只有娆娆这么一个孙女,所以今天我就把它再传给娆娆,这是有年份的东西,寓意好,相信娆娆戴着它,会一辈子幸福的。”舒娆的奶奶殷切地说道。

“对对对,一会儿婚礼的时候,我们就让娆娆戴上这个,她一定会幸福的!”舒娆的爷爷握紧了老伴的手,两人共同抚摸着那个旧旧的手镯。

一旁,舒景默不作声。

叶星辰心里一绞,舒娆连婚戒都不是自己挑的,又怎么可能戴这个手镯?别说是银的了,就算是白金的,估计向家也看不上。

“舒景,我去下洗手间,你照顾爷爷奶奶啊!”她慌忙起身,只因眼泪有些控制不住。

起身,落荒而逃。

因为是最末尾的一桌,所以距离宴客厅的出口也最近,她一头奔向外面,却不期然撞进一个宽阔的胸膛。

◎◎◎

“对……”她刚要道歉,一抬头,看到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俊容。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她一把抱住他,将脸紧紧埋进他的怀抱,眼泪无声无息地打湿了他的衣服。

忽然之间,这个高大的身躯让她有一种想要依靠的感觉,她紧紧抱住他,像是抓住了水中最后的那块浮木。

楼犀的思绪快速流转,那一日电话里的争吵,还有今天一入场时他就明显感觉到的怪异气氛,再加上怀中这个小女人委屈落泪的样子,他不必问也知道出了什么事。

他收拢双臂,将她抱得更紧。

“说实话,你还想不想让她嫁了?”他亲吻着她的发丝,语带怜惜。

叶星辰紧咬着唇,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轻轻摇了摇头。

这是她这些天来,第一次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她真的不想让舒娆嫁了,舒娆那么好,为什么要受这种委屈?

其实她知道,舒娆自己也在动摇,只是婚礼在即,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没有逃婚的勇气,更没有支持她,也不会有人支持她。

而她,尽管知道舒娆难受,是在强颜欢笑,可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她更不知道如果舒娆不嫁向樊,以后还能不能遇到一个比向樊更爱她的男人,所以她也不敢乱说,生怕自己的言辞影响了舒娆的决定,影响了她一辈子的幸福。

可是今天,直到婚礼现场,直到那天壤之别的差别待遇,直到舒娆奶奶掏出那个镯子,她才深深切切地意识到,不该是向家瞧不起舒娆,而应该是舒娆瞧不起他们!他们不过是有钱有势,可是他们却不懂感情!

舒娆嫁进这样的家庭,是不会幸福的!

“行了,别哭了,我知道怎么做了。”他忽然沉声说道。

叶星辰蓦地一怔,“做、做什么?”

楼犀没有回答,只捧着她的双颊,低头,轻轻一吻落在她的眼睛上,“去新娘那里,乖。”

他轻推着她的肩膀,将她推回宴客厅。

叶星辰很是茫然,却不知怎的,竟真的听了他的话,快步穿过整个宴会厅,直奔新娘休息室。

◎◎◎

11点50分,距离12点的结婚典礼仅剩十分钟,叶星辰敲开了新娘休息室的门。

开门的人是一个助理模样的人,眼角上挑,像是不满,“找谁?”

“我是新娘的朋友。”叶星辰不疾不徐地回答。

这时,里面的舒娆忽然回头,“星辰!快进来!”

助理的眉头忽而一拧,叶星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推门挤了进去,直奔舒娆,“娆娆!”

舒娆终于笑了,多日来第一抹真正的笑。

叶星辰望着舒娆,她已经被准备好了,过于雍容的婚纱,过于奢华的钻戒,过于精致的妆容,过于有身价的伴娘,唯一不做作的,就是她身后那几个花童,孩子们的笑脸还是天真无邪的,没有被染上那些势利之气。

婚礼进行曲忽然响起,却好像稍微早了一点,舒娆微微一怔,一旁的伴娘也是一怔,助理连忙看表,脸色大变!

“怎么提前了?还没到12点啊?”

叶星辰更茫然,心跳却隐隐加快。

忽然,门外又有人敲门,助理这回连忙去开,门外是饭店的服务生,六星级酒店的服务生也与众不同,面对助理诧异的眼神,仍就是不疾不徐地说道,“新娘的娘家人送来贺礼,请新娘移步到门口去接下。”

新娘的娘家人?

所有人都是惊讶,包括舒娆自己,她下意识地握紧了叶星辰的手。

叶星辰反握住她的,屏息说道,“走吧,娆娆,去看看!”

这时,门口又有了动静,数名饭店的服务生扛着一卷雪白的长毛地毯走来,他们弯下腰,将地上原本的红地毯卷起,然后替换上新的,动作十分麻利。

“哎,这是怎么回事啊?”助理惊异地问道。

一名服务生沉稳回道,“新娘的娘家人说,婚礼还没开始,新娘就还是闺女,不适合走红地毯,所以换成纯洁的白色更合适。”

地毯迅速铺好,从新娘休息室的门口,贯穿了整个走廊,一直蔓延到饭店的门口,放眼望去,一片雪白,就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美景。

远远的,饭店门口传来喧腾的声音,此时原来那些宾客都已经在宴客厅坐好了,显然是新的客人到来。

舒娆握着叶星辰的手,忐忑不已。

伴娘直觉不对,连忙给助理使了个眼色,助理掉头离开,去找向樊的父母。

很快,向家的人被惊动了,也匆匆赶来。

叶星辰搀着舒娆,踏上雪白的地毯,一步步,走向饭店的门口。

台阶下,清一色的豪车,悍马打头,军牌。

向樊的父母对望了一下,他们虽然也认识军方的人,但这车牌号……竟是四个一!

悍马的车门打开,一名身着军装的男子走了下来,气宇不俗,指挥着两名小兵将一对花篮搬下,然后从容不迫地走到舒娆面前,“您好,我是C军区司令员的属下,奉司令员命令,特意送上一对花篮,祝小姐新婚大喜!”

同时,双手奉上一个请柬,“司令员军务缠身,今日不能亲自前来,改日请小姐和朋友一起到家里坐坐。”

舒娆完全懵了,叶星辰半懵半醒,伴娘倒是反应快,连忙代替新娘接过那份请柬,然后递给了向樊的父母。

两人一看,面色大惊,司令员的亲笔!

穿军装的男子微微颔首,转身礼貌地离开。

然后,第二辆车里,也走下一人,这人也是一身政府要员的制服,徐徐下车后,也走到舒娆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道,“舒娆小姐好,我是市长的秘书,奉市长之命,特来送上一对花篮,祝您新婚愉快!”

说着,手一挥,两名手下搬了一对大花篮,摆到了饭店门口。

这还没完,秘书也拿了一份请柬出来,双手奉上,“市长的千金这个周末过生日,请舒娆小姐和朋友一起过去热闹热闹,请务必赏脸。”

伴娘又代替舒娆接过,再次递给向樊的父母。

两人的表情更为僵硬。

秘书走了,第三辆车稍微往前挪了挪,车内走下一人,一身商务西装,看起来就身价不菲,舒娆和叶星辰都不认识,向樊却认出来了,那是新上任的商务局局长!

“舒娆小姐好,首先祝你新婚大喜,其次呢,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我们局下个月要去美国参加一个峰会,需要包机,请您和您的同事担任我们的空姐,我对这方面不懂,所以就拜托你跟你们航空公司的老总说一下。这是我的名片,有事随时联系。”

接下来,一个又一个。

“我是……”

“我奉……”

“我代表……”

各届顶尖的人物接踵而来,无一例外地都是为新娘送上祝福,明显是冲着女方的面子,上百个花篮摆在饭店门口,将原本那些冲着向家而来的花篮狠狠地挤到了后面。

向樊的父母,包括向樊,都是神色僵硬,舒娆也全然不懂。

叶星辰微微咬唇,一股甜滋滋的味道漫过心尖。

【求金牌,亲们的支持是我加更的最大动力,有金牌的姐妹们出手吧,安安拜谢!】

????趣读窝小说网为广大读者提供只因当时太爱你全文阅读(原名为军婚也缠绵),如果你喜欢安染染的作品只因当时太爱你(军婚也缠绵),请牢记本站趣读窝www.quduwo.com,感谢您对安染染的支持。

① 若读者发现有小说只因当时太爱你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留言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本站最大的支持。

② 作者安染染所写的《只因当时太爱你(军婚也缠绵)》为网友转载作品,章节由网友整理发布。?本站只为宣传和推荐给网友阅读。

③ 只因当时太爱你(军婚也缠绵)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会员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④ 小说只因当时太爱你全集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个人观点,与趣读窝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书友提供阅读平台。?

⑤ 只因当时太爱你(军婚也缠绵)是一本非常好的书,情节动人,文笔优美,让人看了心痒痒的,为了让作者安染染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