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3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男欢女爱-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_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_律儿-趣读窝 365棋牌电脑版下载方式_365棋牌游戏所余那种_《365棋牌》官方网站
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 > 男欢女爱 > 第313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 - 男欢女爱 - 第313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所属目录:男欢女爱 ???? 发布时间 : 2013-8-15

第313章两个女人的战争!

谈逸泽和顾念兮带着儿子踏上归途,是因为谈逸泽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临时任务要出动。

本来还有几天假期的谈逸泽,只能匆匆结束了这次假期,带着老婆孩子踏上了归途。

殷诗琪是舍不得顾念兮和孙儿,但知道军人的使命,他也不能拦着。

再说,殷诗琪还有顾印泯市长在一边给她做思想工作,顾念兮一点都不担心。

启程的时候,谈逸泽已经换好了一身军服,准备一下飞机就出发。

至于顾念兮怎么回谈家,其实他也已经做好了安排。

这一次的任务,就是抗洪抢险。

这几天,连日的暴雨导致了c市爆发洪涝灾害。

谈逸泽受命,要带一批人过去。

飞机上,顾念兮开始嘱咐着谈逸泽各种各样的注意事项。

听着耳边顾念兮不断的唠叨,谈逸泽没有半点恼意,只是淡笑着牵着她的手,听着她说的话。

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担心,顾念兮也不会这样和他一遍遍的重复着这些话。

飞机降落的时候,谈逸泽将早已准备好的外套给顾念兮穿上。

“老公,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每一次的分别,顾念兮的眼眶总会这样的红。

北方不比南方。

入秋之后,现在的天气已经非常的凉爽。

特别是这秋风吹过,温度明显的比d市降了好多。

顾念兮的长发在微风中飞舞着,有许多已经挡住了她发红发涩的双眼。

谈逸泽耐性的将她的头发拨开,梳理到她的耳背。

“我当然会平平安安的回来,因为这里还有我的老婆和孩子,不是么?”

以前,谈逸泽从来不觉得分离是一件那么难受的事情。

要知道,他是一名军人。

见到过的生死离别,早比寻常的人多。

在他的眼里,这些已经谈不上什么。

可自从有了顾念兮,他发现每一次的分离都多了一丝牵绊,多了一份伤感,更多出了一份不舍。

而每一次的重聚,又多了一份欣喜,多了一份甜蜜。

将顾念兮和宝宝一并搂进了怀中,谈逸泽在他们两人的额头上都落下了温柔的吻,带着他浓浓的爱意。

顾念兮的眼眶红了,有温热的液体开始流窜。

但她知道,她是军嫂。

她不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拖了谈逸泽的后退。

所以,她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而她怀中的宝宝,可没有顾念兮那么的坚强。

或许是知道爸爸要离开,这小家伙那只胖乎乎的小手死死的揪住谈逸泽的领口,不肯松开。哭红了的整张小脸,似乎在跟谈逸泽诉说着他的不甘。

“好了,带着儿子赶快回家吧。突然过来这边凉了这么多,我怕这小子会受不了!”儿子哭的整个小脸都皱巴巴的,谈逸泽当然也心疼。

让他揪心的,除了那只紧拽着自己衣领的小手,还有就是顾念兮那双明明已经盛满了泪水,却始终故作坚强的眼眸。

“老公,我等你回家……”

这一句话,几乎是顾念兮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喊出来的。

看着她颤抖的肩膀,还有她发红的眼眶,他最终还是狠了心的转过身,不顾身后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也不管身后那道担忧的视线,他大步离开了。

再不走,谈逸泽怕自己会因为身后那两个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离不开。

这一路,他的每一步都那么的沉重。

兮兮,和宝宝好好的等着我。

我一定,会健康圆满的完成任务,回来找你们……

“老公……”

当谈逸泽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机场门口,顾念兮的泪水还是忍不住会的滑落。

抱着儿子,母子俩就像是被人丢弃的小猫似的,在机场的某个角落里放声哭泣着。

一直到小刘受命过来找到这两人的时候,母子两已经哭的跟两只小花猫似的。

“小嫂子,您没事吧?要不,我给谈参谋长打电话?”

孩子还这么小,如果这一次谈逸泽主动说明情况不去参加这一次的任务的话,小刘相信领导也不会说什么的。

可顾念兮却说了:“没事,这是他的使命。我和孩子,都会支持她的。”

虽然她哭的整张小脸都是泪,但小刘却被这女人眼眸里的坚定所震撼。

第一次,小刘觉得这顾念兮还真的和谈参谋长挺相配的。

以前,小刘总觉得,顾念兮这么柔弱,和如此彪悍的谈参谋长,实在有些不搭调。

不过也是这一次,小刘看到这女人,绝对是军嫂中的佼佼者。和他们的谈参谋长,也是史无前例的绝配!

“那小嫂子,我还是带你们回去吧。现在这外面比较冷,宝宝还小可能会受不了。”

“好……”

顾念兮不再推脱,带着宝宝在小刘的陪同下,回了谈家……

——分割线——

谈逸泽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舒落心康复,今儿个准备出院回家。

舒落心现在的伤口已经全面愈合。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伤口化脓损伤了毛囊的缘故,现在舒落心除了后脑勺能长几根头发之外,前额的部分是光秃秃的。

不过还好今天出门的时候,谈逸南给她带上了帽子,也没有多少人关注她的脑袋。

舒落心进被谈逸南带回来的时候,陈雅安正在厨房里做午饭。

因为心里头有怨气,这陈雅安将这厨房里的东西弄得噼里啪啦的作响。

其实在她看来,这顿饭应该是由刘嫂或是顾念兮来做的。

可刘嫂却说她今儿个身体还有些难受,起不来。谈老爷子当了真,不让她下地干活。

顾念兮呢?

因为从d市刚刚回来,小宝宝好像有些水土不服拉肚子。

这宝贝金孙身体难受,不管是谈老爷子还是顾念兮,都要陪着。

也正因为这样,所有的饭菜重担都落到了她陈雅安的身上。

这也就算了。

那个老女人,竟然还要回来。

一想到待会儿还要和这个老女人面对面,陈雅安的心里的火就直往外冒。

“雅安,你的饭菜到底煮好了没有?”谈老爷子催促着。

“爷爷,快好了!”

“都已经弄了大半天了,怎么还没有弄好?”其实也不算是谈老爷子急性子,实在是因为这陈雅安已经进了厨房好半天了。

厨房里的东西不断的作响,可就是饭菜还没有烧好。

“就快好了。”陈雅安重复。

其实慢也不能怪她,谁让这谈家的东西她都没有怎么用过。

如今嫁进这个家已经一年多了,她给家人下厨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

“你妈就快回来了,我听小泽说今天她出院很高兴,早饭都没有吃!”舒落心怎么也在这个家住了二三十年,谈老爷子总不能不将她当人看待吧?

而听到谈老爷子这一番话的陈雅安,在厨房里又是一阵嘀咕。

“我妈,那样的老女人也配当我妈!”

陈雅安不满。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她,还弄得她流产,这样的女人也配当妈?

虽然这些当时陈雅安晕过去了不知道,但这并不排除事后有些好事者将其告诉了陈雅安。

“啪嗒……”就在陈雅安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谈家大门打开了。

舒落心在谈逸南的搀扶下,一步步走进了家门。

或许是几天都没有回到家了,这一刻的舒落心非常开心。

“爸,念兮……”

见谈老爷子和顾念兮正在大厅里,舒落心打了招呼。

“哟,舒姨回来了!到这边来坐吧。”顾念兮毕竟是小辈,就算舒落心背地里做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但小辈的总不能不卖她几分薄面。

将孩子交给谈老爷子,顾念兮起身搀扶着她到沙发上坐着。

谈逸南在边上,看到舒落心在顾念兮的搀扶下露出了这一阵子难得见到的笑容,心里头也是一阵开心。

“还是回到自家好。”

没有消毒水的空气,还真是好闻。

舒落心发自内心的笑了。

“当然是家里头好,以后就不要生病了。对了,饭菜雅安已经在准备了,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谈老爷子说。

只是,提及陈雅安的时候,舒落心的面色明显一僵。

自从这女人竟然当着那么多人踹了自己一脚,让她自己在好姐妹的面前颜面大失,再加上拜陈雅安的那一脚所赐,最近这一阵子她舒落心都要躺在医院里,你说她能喜欢听到陈雅安的名字么?

“雅安做饭?”

谈逸南听到这消息的第一时间,是开心的。

本以为,这女人是懂事了。

知道今天舒落心要回家,还懂得下厨讨舒落心的欢心,消除婆媳间的间隙。

当然,要是聪明的人也会借花献佛,在这个时候说上几句好话,没准婆媳间的关系就好了不少。

可偏偏,陈雅安的脑子缺少存货。

就算谈老爷子为了她还特意安排了这么一出,让她好好借花献佛,可她偏偏还是搞砸了。

陈雅安张罗好了饭菜上桌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刻意的安静下来,想要让她借此和舒落心说几句话,顺便缓和一下气氛。

可哪知道,这陈雅安一上来就自顾自的吃了。

在她看来,这顿饭是她累死累活弄出来的。

不吃,难道留给舒落心这个贱人吃?

见陈雅安一时都不说话,谈逸南本来想要帮她说一两句。

本来,婆媳之间的矛盾难调和,最难过的还是要数着谈逸南了。

帮谁,都不好。

“妈,您也快吃吧。今天这一桌都是雅安弄来给您赔不是的!”

谈逸南说。

一句话,果然让这舒落心的面色好了不少。

可陈雅安一听,恼了。

在她看来,整件事情又都不是她陈雅安的错,为什么她要给这舒落心赔不是?

“南,你不要会错意了。我今天做饭可不是为了谁,还不是因为刘嫂最近生病了,我顶替她一两天!”

要想让她和舒落心低头,没门!

她陈雅安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再说了,舒落心都把她的孩子给弄没了,这还让她给舒落心道歉,怎么可能?

她不和舒落心大打出手,也算不错了。

只是,陈雅安的一句话落下,整个餐桌的气氛明显又僵了几分。

特别是这舒落心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本来,她现在就看这陈雅安不顺眼。

一见到她,她舒落心现在是连一丁点的胃口都没有了。

按照她的性子,本来她是想要甩手走人的。

这个家,有陈雅安,就没有她舒落心的。

可一想到这餐桌上有谈老爷子在,有顾念兮在。

她舒落心,总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

再说,还有谈逸南刚刚说的那一番话,舒落心本来还想要给陈雅安台阶下。

要是她肯道歉,大家或许还能继续在这个家里相安无事的处着。

可没想到,她舒落心还没有发火呢,倒是被这个陈雅安给抢了先。

这让舒落心,怎么咽得下这一口气?

“顶替?站着说话也不腰疼。你以为,这刘嫂真的是给咱们家做饭而已?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你给她煮饭,那是应该的。你还真的以为,你是嫁进这个家门来被伺候的么?”

舒落心本来还以为这陈雅安煮了一桌子的饭菜是准备来和自己求和的。

本来她大病初愈,还想要以和为贵。

既然陈雅安能和她求和,她舒落心就暂时放过她。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舒落心会接受打了自己,还让自己颜面尽失的儿媳妇。

她不过是在生病康复的初期,不想当怒罢了。

等时间一过,舒落心还是会要谈逸南和陈雅安离婚的。

这样笨的要死,又帮不上忙,还差一点害的她舒落心丧命的儿媳妇,舒落心是一点都不稀罕。

可没有想到,陈雅安竟然现在就亮出这么一副德行。

既然是这样,舒落心也不会和她客气了。

“我不是嫁进来享福的,难道还要嫁进来受苦的不成?”陈雅安想到自己的孩子被舒落心给浓没了,自然也压不下这口气。

原本欢喜的出院庆祝午餐现在因为这两个口不择言的女人,变得死气沉沉。

“我可从来没有说我的儿媳妇是娶进门来享福的。”舒落心将筷子撇下,怒吼。

“那是你舒落心自己的想法,我陈雅安又不是嫁给你!”陈雅安貌似想要和舒落心撕破脸皮,不过她貌似忘记了,就算想要撕破脸皮,也不能直呼长辈的名字。

这样的话,她再怎么有理,都会成为没理的那一番。

不过,脑子内存不足的陈雅安,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你……”舒落心没有想到这陈雅安竟然敢对着自己这么大呼小叫,而且还直呼自己的名字,被气的一阵捶胸顿足。

谈逸南的脸色也不好。

舒落心毕竟才刚刚出院,又是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本来他还想要劝一劝这陈雅安收敛一点,没有想到舒落心出院的第一天,陈雅安就找事了。

“雅安,她好歹是你妈。你怎么能对她大呼小叫的呢?”谈老爷子是这个家的长辈,看陈雅安竟然当着他的面在这儿大吵大闹的,自然要说一两句。

本来,谈老爷子是劝和的。

毕竟有哪个当长辈的,愿意看到自己的孙儿一次次的离婚?

可他没有想到,陈雅安竟然会和他这么说:“爷爷,她自己都说她不是我妈了,我还有必要对她委曲求全么?再说了,这样会将我孩子给弄掉的妈,我也要不起。”

不得不承认,陈雅安这一番话实际上也有她的道理。

一番话之下,整个饭桌都安静下来了。

确实,关于舒落心将陈雅安的孩子给闹没,大家都心中有数。

不过眼下,舒落心都已经因为自己的罪行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谈逸南看来实际上真的没有必要。

再说了,舒落心这才刚刚出院,身体还不是很好。

谈逸南实在觉得陈雅安不该在这个时候这么闹。

想着,他朝着陈雅安吼:“你给妈道歉!”

看着气的脸色发白的舒落心,谈逸南的语气不是那么的好。

而陈雅安却仿佛不相信刚刚的那番话是谈逸南说的似的,重复道:

“南,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和妈道歉,快点!”

谈逸南再次重复。

“小南,这样的女人我不需要她的道歉,快把她给我赶出这个家。我真的一点也都不想要看到她。”

舒落心本来还在琢磨着什么时候能找到个合适的机会劝谈逸南和这个女人断了呢,没想到这个女人现在竟然送上门来。

那好,她也就别怪她舒落心狠心了。

谁让她陈雅安这么不懂得察言观色,什么时候不闹,偏偏在这个时候闹起来?

“妈,雅安是因为孩子没了,一时伤心。这也不能完全怪她。”现在被夹在老妈和老婆中间的谈逸南,深深的体会到了为人夫,为人子的难处。

“这说的像话么?她难过,我就得挨骂,如后还了得?把她给我赶出去,立刻马上!我不想要在这个家里面继续看到她。”

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么个机会,舒落心怎会在这个时候放手呢?

“妈,您冷静一点。”谈逸南一边扶住情绪有些失控的舒落心,一边朝着陈雅安大喊:“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和妈道歉?”

其实,谈逸南想的也简单。

只要这个时候陈雅安能和舒落心道歉的话。

这舒落心,多多少少会卖给他一点面子,不继续闹下去。

可偏偏,陈雅安就像是脱僵了的野马,一点都不受掌控:“我不,凭什么我和她道歉?是她弄没了我的孩子,应该是她和我道歉才对!南,你搞清楚了没有?”

眼下,陈雅安也恼怒于谈逸南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妈,却看不到她陈雅安也同样遭受了迫害。

还让她去给舒落心道歉?

谈逸南,你双眼真的瞎了么?

“我搞不清楚状况?到底是谁搞不清楚状况?我为了你们两个我这几天来好受么我?为什么好不容易事情终于差不多解决了,还要闹?”连日来,没有休息好,也没有吃的好,向来养尊处优的谈逸南也濒临奔溃的边沿。

而自己的妻子和老妈竟然还想吵闹下去。

那震耳欲聋的争吵声,让他的头皮发疼。

这下,谈逸南真的什么也顾不上了。

揉着自己发疼的脑袋,他朝着陈雅安大声的嚷嚷。

也许是这两个人终于在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己都做的有些过分,没有考虑过谈逸南这段时间的感受,此刻两人都识相的安静了下来。

舒落心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谈逸南。这才发现,她不过住院了一阵子,谈逸南已经明显的瘦了一大圈。

一双眼,深深的凹陷下去。

满脸,都是疲倦。

“小南……”

舒落心心疼的想要将谈逸南拉回到自己的身边。

“南……”

陈雅安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会儿有些讨好的喊着谈逸南的名字。

可谈逸南知道,他要是继续呆在这里的话,待会儿这两个人估计还得吵。

最终,他一个人都没有理会,大步朝着外面走了。

见谈逸南离开,舒落心和陈雅安都想着要上前去找谈逸南。

可谈老爷子在这个时候开了口:“都给我坐下!”

“不想吃饭的,不想呆在这个家的,就追出去继续吵!”

本来好好的一顿饭,都给搅和的乌烟瘴气的。

这其实也不能说全都是陈雅安一个人搅和出来的,这当中也有舒落心的错。

所以谈老爷子保持中立,准备吃饭。

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顾念兮。

她现在每天还要给孩子喂奶,没有吃好饭,身体很快会垮掉的。

到时候小泽出任务回来,顾念兮要是生病的话,他怎么跟小泽交代?

陈雅安明显是不想要和舒落心坐在同一张饭桌上,舒落心当然也一样。

不过谈老爷子都发话了。

他们要是真敢擅自离开这个餐桌的话,还真的有可能被撵出这个家门。

谈老爷子的性子,说的出做得到。

这一点,他们两个人都深有体会。

原本,闹哄哄的一出闹剧终于平息下来了。

谈老爷子见这两人都安分的坐好之后,才开口道:“开饭!”

不过,很明显的就是,这顿饭的好心情已经没有了。所有人就算吃得下去,都是食之无味。

——分割线——

“苏悠悠,快去洗手,然后吃饭了!”

中午,骆子阳的别墅里照样还是他在做饭。

可这话,他刚刚已经喊了不下十遍。

今天,他还特意做了苏悠悠最喜欢吃的水晶虾。

当目的,当然是为了庆祝现在的苏小妞终于答应和他在一起。

其实,苏悠悠答应自己的这两天的时间里,骆子阳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

每天,他的嘴角都是不自觉的上扬。

当然,因为他心情好的缘故,公司里的员工好像都在猜测他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苏悠悠答应和他骆子阳在一起,这当然是天大的喜事了。

不过现在的甜蜜,骆子阳现在还不想要和这些人分享。

他考虑着,他要尽快向苏悠悠求婚,将结婚证给拿了,免得夜长梦多。

到时候,到公司发福利,那是一定的。

“苏悠悠,今天可是你最爱的水晶虾。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可就要将这些诶东西都给吃了。到时候,你可别想我给你吐出来一点。”骆子阳威逼利诱着。

可鱼儿,还是迟迟不上钩。

怪了!

要是往常,一听到有水晶虾,苏悠悠就跟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

今天,却还是迟迟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难道这货,又躲在房间里看什么gv了。

对于现任女友的这个喜好,骆子阳实在苦笑不得。

要是她看一般的电影还好,可她偏偏看的是那些动作片,这两天因为他们关系进一步,她还拉着他一起看。

说是,让他骆子阳好好的也了解一下腐女的世界。

其实,骆子阳想说,比起腐女的世界,他骆子阳更想要了解两人世界。

可无奈,不管骆子阳怎么的暗示苏悠悠,这货就像是听不懂似的。

也没有办法,现在他们才交往了这么两天,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发展。

最终,骆子阳只能按耐住性子,和苏悠悠一起窥探“腐女的世界”!

“苏悠悠?”

喊了那么多遍,苏悠悠还是没有出来。

骆子阳干脆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大步来到苏悠悠的房间。

没有经过苏悠悠的准许,骆子阳直接推开了她的房门。

指间,苏悠悠的卧室里一片狼藉。

这当中,她的几个行李箱都打开着,本来放在衣柜里的衣服,有些已经被她塞到了里面。而苏小妞正在这一堆杂乱的东西中来回的走动着,忙活着。

虽然已经入秋,天气凉爽,可苏悠悠这大中午的还是忙的一身是汗。

“苏悠悠,你该不会是想要去逃难吧?”

这些皮箱,好像是当初她从凌二爷的家里搬出来的时候带着的。

还有另外的两个,不是上一次苏悠悠说自己想要搬走的时候,早已准备好的。怎么现在,又摆在这里。

“二狗子,我跟你说,我买的那套二手房现在已经装修好了,这两天就可以入住了。所以我趁着现在有空,收拾一下东西。”

“什么,你要搬走?”骆子阳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么个消息。“悠悠,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该不会是,苏悠悠后悔了答应和他骆子阳在一起吧?

“二狗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不想让别人误会我们是同住一屋檐下才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的,你懂么?”

“我不想懂!悠悠,我现在真的一步也都不想要离开你。被别人指指点点什么的,我一点都不在乎。”他骆子阳,只要有他苏悠悠就够了。

其他什么的,都无所谓。

“悠悠,不要走好不好?我们就这样一直住下去。等这一次我去出差,就回家将户口本带过来,到时候我们就登记结婚,不就正大光明了么?”

骆子阳抓着苏悠悠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唇边。

他的声音,有些莫名的压抑。

也带着,无声的讨好。

这样的骆子阳,苏悠悠其实不忍拒绝。

但最终,苏悠悠还是说了:“对不起,我真的必须要搬出去。”

“为什么?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么?”

“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变?”

“还是说,你不喜欢这房子?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会努力的赚钱,给你换更大更好的。”

骆子阳一句接着一句,苏悠悠却失踪低着头。一句,都没有回答他。

或许是真的等急了,骆子阳怒问:

“要不然,你是为了凌二爷?”

听着骆子阳口不择言的话,有那么一瞬间苏悠悠的身体紧绷了一下。

那一刻,她的眼神变得答案无光。

但好在,苏悠悠最近的齐刘海很久没有剪了。

过长的刘海正好将她的双眸给遮挡住了,连带着她所有的悲哀都遮挡住了。

“二狗子,我不是介意房子什么的。对我来说,只要有一处栖身之所,就是好的。也不是你做的不够好,你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你不怕被人指指点点,我却很怕……”

“我怕别人以为,是我苏悠悠又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将你给勾引了。我怕那些爱嚼舌根的人,又不肯放过我。我更怕,那些人会在你的背后指指点点。我也就算了,以前被人指指点点说过的次数还少么?可你不一样。你是骆子阳,从小到大无论什么都优秀的骆子阳,我怎么能让你因为我被别人指指点点的?”

“至于凌二爷,你多心了。我从和他离婚之后,就和他没有什么。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他的话,那就当那一天我说过的话都是放屁,我们分手吧。”

流言蜚语,其实有时候真的很容易击垮一个人的心理防线。

那些,苏悠悠真的怕了。

以前和凌二爷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是身体先有了交集,之后才有思想上的交集。

或许是因为这段婚姻最终不告而终的缘故,苏悠悠潜意识里总觉得,爱情不能从身体上开始的。

不然,她担心骆子阳和她会跟当初和凌二爷一样,走到毁灭的尽头。

这两天,骆子阳有意无意的暗示,苏悠悠不是看不懂。

可她,真的不想再走一次当初那样的老路……

看着苏悠悠明显黯淡下去的眸光,骆子阳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口不择言。

“悠悠,对不起……我刚刚,真的不是有意的。”

“不,二狗子我是说真的,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以前我和凌二爷的话,那我们……”

我们分开吧。

如果他真的那么在意凌二爷的话,那将来他们的婚姻也势必不会幸福。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长痛不如短痛。

“苏悠悠,我不会和你分手的。我等了你那么多年,才两天你就想把我骆子阳给打发了?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他负气的将苏悠悠拽进了自己的怀中,死死的抱住苏悠悠的腰。

骆子阳的气力有些大,按的苏悠悠的骨头发疼。

“苏悠悠,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想要这么轻松的丢下我,没门!”

听着骆子阳那些负气的话,苏悠悠有些无奈。

而骆子阳迟迟没有得到苏悠悠的答案,还是开口:“如果你真的那么坚持搬出去的话,那我就让你搬出去。不过咱们说好了,等我将户口本拿来,我们登记结婚的话,你就一定要搬回到这里,知道么?”

“……好!”

听到骆子阳的妥协,苏悠悠的小嘴终于勾起。

“好了,还是先吃饭吧,我都弄好了大半天了。要是不吃,待会儿要凉了。至于这些东西,等吃完饭我帮你一起收拾好了!”

拉着苏悠悠的手,骆子阳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分割线——

一整夜,顾念兮都是辗转难眠的。

没有谈逸泽的夜晚,她感觉整个房间都是空荡荡的。

就算她的床上,还有小宝宝在,但没有谈逸泽的陪伴,她就是难以入眠。

抱着谈逸泽的枕头,顾念兮想要从上面闻到男人熟悉的气味。

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都是住在d市的。

这个房间里,谈逸泽的味道已经散去。

顾念兮抱着的那个枕头,也没有他的味道。

睡不着,也不想睡着。

因为今天,她还没有得到谈逸泽的电话。

谈逸泽说过,他会坚持每一天都给她打一通电话报平安的。

可这都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他的电话还没有过来。

难道,汛情紧急?

其实,顾念兮也不是没有想过主动给谈逸泽去一通电话。

但她怕自己会打扰到谈逸泽,始终都不敢行动。

一整夜的时间,她就这么抱着电话。

一遍遍的按着手机键盘,让手机屏幕亮起来,察看上面有没有关于谈逸泽的消息。

看到手机频幕上没有一通电话和短信,她又失望的放下手机。

如此的重复着,已经到了午夜三点。

这会儿,天都快要亮了。

或许,今天谈逸泽不会再来电话了吧?

想到这,顾念兮的眼眸黯淡了。

或许他今天有点累,回来之后直接休息了。

也可能,是他给忘记了。

又或者是……

顾念兮想着,谈逸泽没有给自己打来电话的万千理由。

就在顾念兮以为,今天不会接到谈逸泽的电话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嗡嗡嗡……”

因为顾念兮早已将手机调成了振动模式,所以不会打扰到儿子睡觉。

顾念兮在电话响起的第一时间便按下了接通键,像是生怕耽搁一秒钟,就会错过谈逸泽的来电似的。

“老公!”

“兮兮,这么晚了还没有睡么?回来看到时间挺晚的,可答应过给你打电话,所以就打了。本来打算要是你没有接的话,就挂断的。”

听着谈逸泽的话,顾念兮庆幸自己在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不然真的会错过谈逸泽的电话。

“没等到你的电话,我睡不着。”不确定他是不是安好,她怎么可能过的好?

“傻瓜,这边汛情有点紧急,所以一过来就直接开始救援工作了。现在堵住了几个缺口,大家才稍稍休息吃点东西。”

从直接到达灾区,谈逸泽就没有休息过。

听到谈逸泽嗓音里的疲惫,顾念兮的鼻尖发酸。

“那你赶紧吃点东西啊,要是没有好好吃东西的话,怎么会有力气开展救援工作?”要是没有力气的话,危险来临的时刻怎么有力气逃离?

但因为顾念兮知道,对于身处险境的人现在是不能说这样的丧气话的,顾念兮只好将后面的半句话憋在肚子里。

“我在吃呢!一边吃,一边和你说话。对了,你回到家之后还难受么?”顾念兮一直都有晕机的症状。

下飞机的时候,顾念兮就有些晕乎。

所以,谈逸泽才让小刘去接应他们母子两。

说实话,让他将晕机的妻儿放在那里,谈逸泽现在想想都心疼。

但一想到灾区还有千万百姓在等着他,他只能忍着痛离开。

“我没事,休息了一下就好了。只是宝宝回来之后,好像有些水土不服,拉肚子了。”

“那让老胡过去给他看看。没事的,那臭小子和我一样,命大得很,你不用担心。”

“爷爷已经让胡伯伯过来看了,说是问题不大。这两天,都要给他喂点中药。老公你知道吗?儿子第一次喝药,小脸都皱成一堆了。”提到儿子,顾念兮实在有太多的事情和谈逸泽分享。

如果,这个时候谈逸泽也能在她的身边,看看儿子这可爱的小摸样该多好。

“贪图享乐可不是好士兵,等我回去再好好教育那个小子。”

谈逸泽又咽了一口面包,虽然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顾念兮听得出来。

“谈参谋长,不好了。另一边的堤口又被冲垮了……”

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听到谈逸泽不远处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什么!赶紧带人过去,让下面的老百姓撤离。”谈逸泽第一时间指导救援工作。

“兮兮,我这边还有点事情,现在需要去处理,就先这样了!”

“老公……”

听到那边又有了险情,顾念兮的一下子就梗咽了。

她真的很害怕,她的谈参谋长会发生什么意外。

可纵使心里有无数的不舍,顾念兮还是咬着牙说着:

“老公,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要记得,我和宝宝都还等着你呢!”

他是人民的子弟兵。

党和人民现在需要他,她顾念兮不能拖累了他的步伐。

“我知道。”简单的一句话,谈逸泽迅速的按断了电话,加入了救援中。

而顾念兮,却是握着手机,一夜无眠……

——分割线——

“我不是让你给我滚出这个家门么?你怎么还在这里?”

一大早,舒落心在楼下准备下楼就撞见了陈雅安,两人一碰面就开始吵。

“凭什么要我离开,我又不是嫁给你。”陈雅安大摇大摆的在舒落心的面前晃了一圈。

这个女人越想着要让她离开这个谈家,陈雅安越觉得不能如了舒落心的愿。

将她陈雅安给搞成现在这幅样子,难道她会这么算了?

“不要脸的婊子。”

“舒落心,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两人一直到了大厅,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而谈老爷子一出自己的卧室,撞见的便是这么一幕。

当然,还有此刻正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关于这次洪水特大灾害的相关报道的顾念兮。

顾念兮抱着孩子,没有理会怀中孩子不停的“咿咿呀呀”说着什么,大眼珠子一直紧盯着电视机看。

似乎,是想要从电视上看到些什么。

她的脸色不是很好。

本来就有些病态白的脸色,现在越发的苍白。

眼圈,明显的深凹了进去。

很显然,昨夜的她一点都没有睡好。

“你再敢给我大呼小叫的,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舒落心和陈雅安的争吵任然在继续。

“我就喊了,你敢给我怎么着?”陈雅安回击。

舒落心不甘示弱,准备真的伸手去抓陈雅安的脸。

而谈老爷子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呵斥住了这一大早就吵吵闹闹的两个人。

“你们都给我住嘴,大清早的这是闹什么闹?”

“两个人都年纪一大把了,还真把自己当成三岁小孩了?”

“你们不嫌丢人,我还觉得丢人。”

“要是再吵的话,就给我出去!”

被谈老爷子这么一顿呵斥,两人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但还是识相的住了嘴。

可这么干瞪眼,两个人又气不过。

最终,陈雅安和舒落心都纷纷选择回了自己的房间,眼不见为净。

而陈老爷子在这两人离开之后,便落座在顾念兮的身边:“兮兮,是不是昨晚孩子闹睡不好了?要不今晚把孩子放在我那边吧!”

本来是怕谈逸泽离开了,她一个人睡的孤单胡思乱想,谈老爷子才让孩子回去和她睡的。

可今天看着她这一双核桃眼,谈老爷子又担心了。

“爷爷,我没事!”

嘴上是这么说,但谈老爷子看得出,她在担心什么。

一大早不睡觉就起来看电视灾情直播,她还真的将他当成老糊涂那么好糊弄?

“兮兮,小泽其实已经参加像这样的救援工作很多次了……”

????趣读窝小说网为广大读者提供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如果你喜欢律儿的作品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请牢记本站趣读窝www.quduwo.com,感谢您对律儿的支持。

① 若读者发现有小说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留言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本站最大的支持。

② 作者律儿所写的《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为网友转载作品,章节由网友整理发布。?本站只为宣传和推荐给网友阅读。

③ 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会员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④ 小说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全集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个人观点,与趣读窝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书友提供阅读平台。?

⑤ 军婚 染上惹火甜妻是一本非常好的书,情节动人,文笔优美,让人看了心痒痒的,为了让作者律儿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